您的位置:主页 > 2019香港马会资料历史开奖记录 > 「迪士尼」这个大IP作文素材多到不可思议

「迪士尼」这个大IP作文素材多到不可思议

发布日期:2019-08-09 00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迪士尼——一个动画天才的姓氏,一个讲述故事的高手,一个梦想乐园的门牌,一个商业帝国的勋章。

  今天,让我们一起走进迪士尼这个梦幻的国度,感受附着在它身上的绚烂,一窥它背后的机巧。这个陪伴我们的神奇世界,或许能够带给我们除了童年回忆之外的,更多的历史之思,理性之思。

  人是矛盾的,既肤浅又崇高。浅层次的逗乐,让观众在接触迪士尼的故事时格外轻松,在愉悦中放下戒备。随着故事的推进,逐渐显露出来的英雄主义带来崇高感,也再次给人带来满足。以快乐哲学为外衣,以英雄主义为内核,这就是迪士尼故事的“套路”,这也是优秀童话写作的核心要素。

  亲情一直是迪士尼故事的核心主题,《星际宝贝》中,Lilo 刚刚收养史迪仔,就告诉他“家人意味着没有人会被抛弃,也不会被遗忘”。后来史迪仔要被送走,Lilo 遇到危险,他们都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何谓对家、对家人的守护。《奇幻森林》中人类孤儿毛克利被动物收养,面对老虎谢利的挑战,毛克利更是为了保护“家人”而选择主动离开。

  在牺牲自我与保护家人之中,迪士尼的主人公们总是给出了最正能量的选择,而他们的家人也没有辜负他们的牺牲,彼此协作,守望相助,让亲情迸发出更大的力量,撑起一个坚硬的躯壳,庇护其中的每一个人。

  在迪士尼的故事中,通常有善与恶的角色化身,最终都是正义战胜邪恶,而站在正义一方的还有勇敢、诚实、善良、智慧等美德,如《超能陆战队》中,大白就是温暖与智慧的化身;《圆梦巨人》中那个守护人类不被巨人吃掉的好心巨人,是守护与力量的代言,以梦拯救人类是智慧的体现……

  正是这些鲜活的人物形象和曲折的故事情节,在潜移默化中让孩子明是非,懂美德,学会许多做人的道理。

  在迪士尼的价值观中,它鼓励每一个人都应拥有自己的梦想。有时候你的梦想显得很可笑,如《美食总动员》中老鼠想要做大厨,如《疯狂动物城》中兔子想要做警察,这些动物有违自己的出身,拥有违背社会认识的梦想,但它们都没有放弃。小老鼠小米苦苦偷师,最终成为一位料理鼠王;兔子朱迪通过努力不仅成了警察,还拯救了整座城市。小米和朱迪都勇于挑战自我,突破常规,捍卫自己的梦想。

  在迪士尼的话语体系中,每一个人都不是平凡人,都可以做自己的英雄;每一个梦想都值得被尊重,因为它是锻造英雄的熔炉。正是这样的价值观,传递出来对生命价值的平等与期待,让观影的孩子都收获满满正能量,为未来的生命征程蓄积动力。

  对于 IP 的打造,迪士尼一直在领跑的位置上。这是一个人人向往 IP 的时代,迪士尼的信心就在于认为自己的 IP 永远存在价值。一个个 IP 形象就是连接消费者的支撑点,支撑点越多,迪士尼的根基就会越牢靠。

  以《寻梦环游记》为例,电影的故事讲得生动活泼。设计一个故事,通常要先设置各种各样的矛盾,从而产生情节,推动故事的讲述。《寻梦环游记》以梦想与亲情这一矛盾为主,从而构成故事的主线,在情节安排上具备了一个好故事应有的元素,起初像是描述一个庸俗的追梦故事,然而后来的情节一波三折,充分调动起观众的情绪。

  电影通过人物的反转推动情节发展,剧中挖掘的亲情、生死等理念也很容易引发观众的共情。《寻梦环游记》看似有很多条线,其实归根结底都是围绕梦想——亲情展开,最后将视角放回到亲情上来。这样的叙事策略,让迪士尼的故事讲得紧凑、精彩,故事中的主人公在典型环境中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,具备高度识别度,这也是打造成功IP最重要的特质。

  以影片《花木兰》为例,花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,中国人几乎都知晓,而迪士尼电影增加了花木兰在代父出征之前去相亲的幽默桥段,还为影片加入了花木兰的守护神木须这样一个小人物。木须从“被人嫌弃”到“立大功”,这一角色塑造是经典的美国式小人物逆袭的例证。花木兰故事的选择,就已经让它在出发点上赢得了华人观众群,也给地道的中国故事打上了迪士尼印记,兼收并蓄,融合创新,成为迪士尼的专属 IP。

  其实是美女与白马王子的故事。电影将王子幻化成野兽,以这种增加波折的形式,改变以往“王子和公主”势均力敌的戏码,挖掘出野兽这个 IP。在新的 IP 中,王子恰恰是需要被拯救的那一方,而美女的聪慧、勇敢、善良、不计困难、不计外表的品性被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。明明是“王子与美女”,但迪士尼将传统故事注入新的角色和模式,令观众耳目一新。

  迪士尼乐园的吸引力在于,它是一个存在于真实世界的童话世界。去迪士尼乐园,会发现从进入的那一刻,你就被牢牢“控制”了。去买吃的,在不同主题区域会看到不同风格的食物包装,比如西部风、公主风等;在街道上看到的迪士尼角色,严格规定不许摘下头套;迪士尼那一站的地铁,从包装到语音报站,都是特别设计的。这种“沉浸式体验”,从停车场到游乐设施,无论是整体环境还是局部细节,迪士尼都给游客讲述了一个属于迪士尼的、真实的童话故事。“只要整个世界仍存幻想,迪士尼乐园将永远延续下去。”

  本土化策略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目的,是一个事物为了适应当前所处的环境而做的变化,通俗的说就是要入乡随俗。迪士尼在全球修建迪士尼乐园的过程中,就严格地遵守了本土化策略,大量融入当地文化元素。在建造上海迪士尼乐园时,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·伊格就宣称:“我们不仅仅是在中国建造迪士尼乐园;我们建造的是中国的迪士尼乐园。我们希望来这里的游客觉得受欢迎和舒适。感觉到这是他们的乐园,完全是为他们想象、设计和建造的。”

  上海迪士尼乐园有很多致敬中国文化的元素,例如在“奇幻童话城堡”前,是一条迪士尼称作“十二朋友园”的人行道,有 12 幅马赛克壁画代表中国十二生肖,其中有《玩具总动员》里的小猪火腿和《小熊维尼》里的跳跳虎……迪士尼乐园在打造的时候,便考虑了“本土化”元素,这样给人造梦的同时,也让更多人感觉亲切。

  近年来,几乎中国所有的城市都在建设文化产业园、历史文化街区和文化产业集聚区,但是,都未能形成有国际影响并能够走向世界的文化产业综合园。究其原因很多,至少有一个问题是被我们的经营者和建设者所忽视的——空间消费、消费空间和“怀旧消费”的人性化建构。中国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未能走出旧的传统文化窠臼,仅仅以复古的方式建构了许许多多历史的街区,而没有创造具有世界认同意义上的“怀旧消费空间”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,每个人都有怀旧情怀,每个年龄段都有自己的怀旧情愫,这是消费的本源性动机之一,而且是可以被时时唤醒的消费文化与行为。

  对中国人来讲,到迪士尼来消费也是一种怀旧消费和怀旧消费体验。从外在形式上看,人们的怀旧消费都是个体的、个性的、个人情感的;从本质上说,作为怀旧的消费文化心理结构是属于人类共性的人格意义上的,因此可以说它是集体的。但是,我们很遗憾地说,在中国我们看到的很多文化消费项目,过度的利益至上,使得怀旧消费意义上的个人情感消费被抛到九霄云外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